专家观点

  • 2015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是合理配置医疗资源、促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的重要举措,是深化医改、建立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的重要内容。分级诊疗制度实施后,三级综合性医院将成为疑难、危重和复杂慢性病的诊疗中心以及教学、培训和科研基地,住院患者中疑难、危重及复杂手术患者的比例将大大增加。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九院”)通过“1+1+1”医疗机…

  • 在日前召开的2020世界5G大会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发表了视频演讲。“在今年全球抗疫防疫以及复工复产过程中,5G智慧医疗技术发挥了重要作用。”钟南山表示,5G+智慧医疗广泛应用在社区管理、疫情防控、远程医疗等多个场景。钟南山介绍,在商场、车站等人群密集场所,5G+热成像技术实现大量人群快速准确体温监测,筑起疫情第一道防线;在医疗治疗中,5G技术推动快速远程筛查、诊断和治疗,充分运用了优质专家资源,接收现场影像,提供救治指导;…

  • 现代化医院的建设与发展,越来越依赖信息技术提供的支撑。推动临床医护和信息人员更好地交流,才能建设满意的信息系统。在CHIMA 2020大会上,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以下简称“中大肿瘤医院”)信息科主任何彩升的演讲主题聚焦临床与信息的深度融合,分享了信息化建设应该如何提升用户的满意度。以下内容根据何彩升主任发言整理。中大肿瘤医院是一所肿瘤专科医院,成立于1964年,现开放床位1488张,2019年的门诊量是118万人次。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委属…

  • 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委属管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以下简称“北医三院”)是国家级医疗中心,拥有国内水平最强的脊柱外科、亚洲大规模的生殖医学中心,运动医学研究所是中国最早成立、国内唯一的中国奥委会指定运动员伤病防治中心。2019年医院门急诊人次为450万人,日均门诊人次为1.6万人,患者的平均住院日为4.96天。目前,医院的开放床位为2053张。在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中,医院位列第4名。近年来,北医三院开展了集团化建设,以三院本部…

  • 随着医疗信息化的快速发展以及医疗设备的更新迭代,海量且类型多样的医学数据应运而生。根据目前医学数据所展示的具体信息和形式,我们可以将其大致分为三大类:1.临床文本数据。主要包括血红蛋白、尿常规等结构化的检验数据,以及医生记录的患者主诉、病理文本等非结构化的文本数据;2.影像、波形数据。包括超声图像、CT图像、核磁共振图像等影像数据和心电图、脑电图等信号数据;3.生物组学数据。按照不同的分子层面又可以分为基因组、转录组、蛋白组…

  • 专业上的技术文章写了不少,尝试着换个思路聊点儿别的。从今年初开始,根据分工的调整,我开始带领两位同事负责信息化建设与管理处的规划综合类事务,也就是处办的角色。于我而言,原先偏重技术与业务,现在更多的面向处室管理工作。这既是全新的挑战,又是很好的锻炼,为我打开了全新的视角。经过半年多的磨合,我基本上理清了头绪、摸清了门道,现在与大家分享一点心得体会。01指导思想规划综合科的指导思想其实很简单:第一,在处长的支持下开展工作…

  • 当前,随着医院信息化建设在各大医院相继开展,大数据平台、全院PACS、电子病历等信息系统的应用越来越广泛,保障医院网络安全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在CHIMA 2020大会上,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信息科主任王志勇针对“网络安全新形势下医院基础设施建设”这一话题进行了详细解读。以下内容为根据王志勇主任演讲内容整理。医疗行业网络安全现状不容乐观,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点:勒索病毒高发;漏洞导致信息泄露严重;主机安全隐患较高;等保建设还需加强。…

  • 随着医疗信息化的不断发展,尤其是互联网医疗的兴起,医疗数据安全面临全新压力。如何识别医疗数据安全风险并进行管控成为医疗信息化建设的当务之急。对此,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医工处处长于雪梅在CHIMA 2020大会上进行了详细解读。以下内容根据于雪梅处长演讲内容整理。医疗数据安全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是在特殊时刻重提有了特殊的含义。在2020年这个不平凡的一年,医疗信息化建设既存在机遇,也面临挑战。在这个大环境下,互联网医疗成为一个…

  • 9月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全民健康信息化应用发展典型案例有关情况。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对“互联网+医疗健康”在疫情防控中发挥的作用及它的应用前景进行了介绍。“互联网+医疗健康”具有突破时空的便捷特点,在找到可能的感染者、减少传播途径、降低感染风险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国家卫生健康委会同相关部门挖掘运用互联网技术“远程、高效、智能、便捷”的独特优势,出台有关加强信息化支撑疫情防控的文件,鼓励各…

  • 参会回忆说实话,我已经记不清第一次出差参加学术会议的具体时间了,但清楚记得我当时的心情。当拿到单位批准的请假申请时,我是既兴奋又忐忑,那时,我们还没有现在方便的各种APP,买票、定酒店都是事。买票得去车站或者代售点排队,酒店也只有到了目的地再定;小工程师坐飞机那是必须得特别批准才能享受的;出差补助和差旅待遇按规定是抵扣不了各种花费,自己得贴些钱;一个人出差去陌生的城市,还会有各种未知的情况出现。抱着长见识,开眼界的想法…

  • 昨天京东发布了旗下的家庭医生产品:京东家医。我抽空看了产品发布会,简单谈谈自己的感受。对于京东来说,这是一款全新的产品,对很多用户来说,“家庭医生”一词也充满了新鲜感。但是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大概在一年前,我就购买了平安好医生旗下的家庭医生服务。如今,在看京东家医发布会时,难免会想到自己当初使用平安好医生家庭医生的经历,以及使用过程中产生的想法和思考。1我为什么购买家庭医生服务几个原因:(1)当时自己得了筋…

  •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互联网医疗用户的整体规模和渗透率达到了历史新高。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迎来拐点,公立医院互联网医疗服务也加速上线。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已有146家互联网医院获审批,其中公立医院有110家。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催化了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发展,但暴露出的问题和挑战也亟待重视。比如,许多公立医院火速上线“线上发热门诊”,但是存在页面无法打开、咨询页面隐匿难找、医生回复迟缓等问题,反映出公立医院在互联网运营…

  • 互联网医院是一种很好的患者服务模式,但是如何开展好这项业务并与分级诊疗工作相互协同,需要进一步探索和研究。8月7日晚开讲的CHIMA大讲堂第十三期,邀请陆军特色医学中心信息科主任黄昊详细解读互联网医院的风险及其防范。他从法律风险、业务风险、技术风险和安全风险等不同方面,与观众一起梳理了互联网医院存在的各种风险。以下内容根据黄昊主任演讲内容整理。协调各方利益保障互联网医院建设和运营互联网医疗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把诊疗过程中医院…

  • 在无纸化病案实施方面,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进行了实践。1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信息化介绍我大学毕业后在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已工作20多年,主要院领导换了三届,每届院领导都很重视信息化,并且后任领导都会在前任领导打下的基础上,持续投入和发展信息化。我认为这是我们医院信息化发展的最大动能。在历届领导支持下,我们医院的信息化也取得了较好的成绩:2016年我院通过了国家六级电子病历;2017年通过国家等保三级;2019年通过了互联互通四级甲等测评…

  •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统计,2019年1~11月,全国公立医院出院人数达15308.6万人,同比上升4.3%。医院服务量不断上升,加之对于提高优质医疗服务能力的需求,促使医院加强门诊和住院服务力量统筹,合理分配优质医疗资源满足老百姓看病需求。国家卫生健康委在《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中提出要缩短住院患者等候时间,让患者享受更便捷的诊疗服务。但有研究发现,等候时间长仍是降低患者满意度的主要因素之一。本文旨在以我院外科病房为例,探索住…

  • 引子5月下旬,我有幸参加某扶贫工作组,利用2周时间,跨越甘、青、川、藏等4省,检查调研多家基层县级公立医院运转情况(以二甲、二乙为主)。期间,我一边完成工作任务,一边带着学习的心态,观察基层医院信息化建设现状,并给出自己的观点。由于时间、样本、能力皆有限,不到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本篇为本系列的第三篇:思考篇。(第一篇为惊喜篇;第二篇为期待篇)为期两周的基层行在紧凑的工作节奏中很快结束。时间虽短,但值得思考的地方挺多。01 完…

  • 在我院新建的妇儿综合楼上,规划了一个总面积不足160m²的小型数据中心,而我院原有的两个数据中心均为C级,面积之和尚不足100m²。显然,这个待建的数据中心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医院的主数据中心,将其设计成“小而美”的B级数据中心成为我院的必然选择。注释:《数据中心设计规范》(GB50174-2017)中规定数据中心应划分为A、B、C三级。A级数据中心的基础设施宜按容错系统配置,在电子信息系统运行期间,基础设施应在一次意外事故后或单系统设备维…

  • 编者按“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这是中国医疗信息化事业拓荒者李包罗老师最喜爱的诗句之一,也是他的人生写照。正值李包罗老师离开我们一周年之际,南部战区总医院李小华主任写下了这篇追忆的文字,简要梳理了李包罗教授生平发表学术专著的脉络,旨在追寻前辈足迹,激励HIT同道继续砥砺前行。李包罗老师1981年到北京协和医院计算机室工作,直至2019年7月病逝,在医疗卫生信息化领域耕耘了38年。期间,包罗老师先后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80多…

  • 继续扒拉互联网医疗的相关风险,这次说说这种新模式下,都有哪些业务风险。如果说您看着烦,请勿继续看下去了,就那么些事,也没有啥技术含量,无非是用一些这几年的经历的和听到、看到的故事,给大家提个醒。周末参加了一场学术研讨会,与会者大都是医院管理者,听着台上医疗管理者热情洋溢的描绘着互联网医疗的美好前景,我发现互联网医疗真的在和医院管理,在和医疗业务紧密的融合了。因为,作为管理者们讲起互联网医疗那飞扬的神情,说明这事是他们…

  • 我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这次中国疫情的控制是靠传统的智慧和城市管理来实现的。”7月9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张文宏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现场给此次疫情中人工智能在公共卫生领域的应用泼了一盆冷水。“我们上海的‘战疫’部队,在去武汉的一开始大家希望人工智能已经遍布全国,了解医务人员缺什么、知道那里有什么,”张文宏回忆,“但是事实上不是的,一开始什么数据都没有,最开始的时候物资是从上海一辆车一辆…